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天津友爱家园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之路 >

上帝遗忘的疼痛

时间:2008-02-26 10:39来源:中国血友之家 作者:网际闲云 点击:
传说人是女娲用泥捏出来的,更流行的说法是上帝造的。 无论它是谁,是谁都好。 它可能是累了,疏忽了,如此而已。 血友病是一种由于血液缺乏凝血因子而导致的出血疾病,也就是说如果有了伤口,会很难凝固愈合。因为大多是皮下组织的内出血,所以一般看不到血流成河的恐

  传说人是女娲用泥捏出来的,更流行的说法是上帝造的。
  无论它是谁,是谁都好。
  它可能是累了,疏忽了,如此而已。

  血友病是一种由于血液缺乏凝血因子而导致的出血疾病,也就是说如果有了伤口,会很难凝固愈合。因为大多是皮下组织的内出血,所以一般看不到血流成河的恐怖景象,也因为皮下淤血的缘故,所以它最直接的症状就是疼痛,再所以,它是世界上十大疼痛疾病之一。
  不知道在这里用“罕见”这个词是否恰当,全世界血友病的平均比例是15~20/100000,国产的少些,不足万分之一。
  只是……我中奖了。

  很小的时候,家人就带着我四处求医,对那些我已经没有记忆,只在偶尔谈起时,家人们会说我小时候如何淘气,在托儿所把脑门儿上磕出象鸡蛋大小的包包。再后来被郑州医学院确诊为血友病A,所缺乏的是第八凝血因子,于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。

  其实关于疼痛的经历,实在没什么可说的,虽然疼痛的当时的确倍受煎熬,不过熬过去也就罢了。令我耿耿于怀的反而是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打过架,没打过架的男孩子会长成男人吗?鼻青脸肿也好,血染校服也罢,都是痛快淋漓的男儿风采。哦,这里的“男儿”是指儿童男人。

 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周末的晚上和大院里的小孩们玩,大家约好第二天早晨一起去公园,可是半夜我就被疼醒了,膝关节肿的象刚出笼的馒头,我只能偎在床上发颤。看着窗外渐渐发白,听到小孩们逐家呼唤着起床去公园了,我是第一个醒来的,却也是唯一爽约而没有去的人,因为我疼。从那时起我似乎就懂得了“无常”的含义,是生命,是未知的下一秒。只是大多数人都可以安然到老,再怎么无常也只是极少数,而我的无常就象是命运的阴影,因为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疼痛,所以随时都得准备遭遇。

  如同驶向堪桑得拉大桥的列车,明知大桥会坍塌,但是列车不会停下来。由于反复出血导致关节损毁,血友病的致残率极高,我也未能逃脱这个安排好的厄运。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,只要定期补充凝血因子,使之达到一个基本值,就可以避免出血,从而避免致残。只是凝血因子昂贵的价格与所需的庞大用量,让人望健康而兴叹。英国等一些国家有完全免费向血友病患者提供凝血因子的政策,只是我们还不能和人家相比。难道要去怪罪自己生错了地方或者是时代吗?一切都只是命罢了。

  后来由于身体状况不佳,初中没念完我就休学了。考虑到将来能给自己找个糊口的法子,我去学习裁剪,想着再怎么不济还可以当个小裁缝,万一有点灵气什么的,不是也能混个服装设计师么。那段时间应该算是快乐的吧,拿着家里的钱,过着自己的日子,就象有位同学说的那样,如果不为吃喝操心,就这么上一辈子学也挺好。

  我一直认为服装是一门艺术,虽然它平时都仅仅是层外包装,但真正的它应该是能够表现出最为内心的东西。可是想要达到这样的地步实在太难了,两个认识许久的朋友,都不一定是知心人,又怎能轻易地通过剪裁几快布料,就能够使一个人心舞意扬呢?看看接上那些五彩缤纷的服裳之下,包裹着的又都是怎样的灵魂。
  为了找个地方实习,我踩着三轮车几乎转遍了城市,进一家又一家的裁缝店,想法子告诉他们自己也可以做事;为了找份工作,我爬上残联所在的五楼。虽然只是五层,可我还是得费点事,需要把栏杆当拐杖似的扶着,上一级台阶,手就向前再扶一下;为了做好一份工作,我被大雨困在桥洞下直等到半夜,山上的雨水冲下来,直往三轮车的车斗里灌,任凭怎么使劲也上不去坡;算是为了找死吧,我会在午夜把三轮摩托车的油门加到底,超过一辆又一辆的汽车,顺着灯火通明的大道一直跑下去。那时就会想如果人生的路也可以是这样明亮而笔直,什么都不用多想,只要跑过去就好了,那也是一种轻快吧。

  这些岁月里,伴随我的除了疼痛,大概还有一种倔强吧。我已经不能够走路了,只能坐在安装着轮子的马扎上,一划一划地前行。鱼不会飞,还有海可以游;鸟不会游,还有天可以飞;我,不会走路而已,还有轮子一样可以前行。这是坚强吗?我不认为!我爸说捆着就会挨打。就象有人看到天空的飞鸟说那是自由,又有的人说那是疲于奔命,而飞鸟能做的只是往前飞。相信命运的人,命运牵着走,不信命运的人,命运拖着走,在牵与拖之间,又都是怎样的纠缠。
  忽然问自己,这样努力这样倔强又都是为了什么,难道只是为了承受不知何时就会到来的疼痛吗?后来我为自己找了一个赖以活着的借口:父母。他们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,无以为报;他们内心为我所受的痛苦不会比我少,我怎么可以再增加他们的痛。为此,无论怎样我都得坚持下去。
  可如果有一天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,我又该给自己找什么样的借口呢?
  幻想过华山。没有人能够掌握生命的长度,却可以尽力提拔生命的高度。华山对于我来说就象是生命的高度,我想只要我愿意,就一定能够登上华山之颠。无论纵情歌唱,还是把酒酣饮,然后把自己化作一条抛弧线,死也要死的漂亮。
  这是颓丧绝望,还是华莱士最后呼唤的自由?无论你是痛苦挣扎,还是精神抖擞地进发,只要指针一转,我们都能到达。

  有一天她感冒了,被我连哄带骗地灌下整整一壶水。当她浑身大汗地对我说:“喝的有点撑”的时候,我记得我笑了,笑的很坏很坏,可是心里有那么清晰的响动。关于爱我无言可说,那些可怜的自尊与自卑,可笑的狂傲与乞怜,就象路上坚硬的绊脚石,却也能够被车轮碾压的粉碎。似乎满满的有千言万语,却又无从说起。感念中一直觉得那句话对于男人就象是贞操一样。从没有任何一个人,能够象她一样,让我这样强烈渴望地想说这句话,然而当我终于不顾一切地想要说出来的时候,她却已悄悄地转过身,不愿再倾听。

  我爱你!

  尽管我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亲口说给你听,可是,我真的爱你……

  原来爱,真的是一个悬崖。跳下的结果只有两种:一种是与爱人相拥,于是原本各自身上那一只翅膀变成了一对儿,挥舞着飞向他们的天堂;另一种则是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。或许在心底深深的埋藏,才是这爱最好的去处,如此便是她自己,也再夺不去我心底那所爱着的她。

  第一次卸下高傲的盔甲,却是这样痛恨自己。为什么?为什么得病的偏偏是我?为什么不能让我给她一份平凡的、小小的幸福?我以为这些年来的磨砺,已经能够使自己平静地接受这份疼痛的现实,却发现依旧如此不甘。

  活着的意义在于爱。
  爱,是生活的灵魂。
  爱你,是我的灵魂。

  基因治愈血友病实验已经在动物身上取得成功,大概不会让人等的太久了吧?关节矫形已经不算高难度手术了,将来我还能够站起来吗?将来他们是不是象种牛痘一样,只要打一针就可以不再受这样的疼痛?我却没有生在将来。

  我想做一只小白鼠,可惜不能住在那间与她一起幻想构建的逍遥出世的窑洞里。就当是医学科研做贡献。现在他们已经找到了基因这扇门,只要轻轻地打开它,就能够得到解除疼痛的真相,能够早一天就早一天吧。说的高尚点,是为了那万分之一的母亲不要再象我的母亲那样哭泣,为了后来的那些小伙子们可以痛快地打架,自信地泡马子。说的实在点,感觉天空垂下一根绳子,被勒紧的却不是脖子,所以我死不掉,却也无力挣扎着活好,于是就那样吊在半空中,象屋檐下风干的咸鱼。咸鱼想翻身,如此而已。

  未来。未来在哪里呢?又或者只是“无常”的另外一个名字。

  我只是一杯上帝忘记加糖的咖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转自中国血友之家 作者:平顶山大王

(责任编辑:网际闲云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5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